碳税逼近“节能减排不能只喊口号了” – 专访英国标准协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高毅民博士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小晓,5月16http://www.ceweekly.cn/html/Article/20120528444978100.html

         中国各行企业近期面对的国内国外“低碳压力”真不少。

         世界银行的研究报告预测,一旦全球实行“碳关税”,中国制造业出口量将削减1/5,而大陆纺织品将是重灾区;

         2011年12月,国家发改委等十二部委联合发布了《万家企业节能低碳行动实施方案》,约有16,000家企业在十二五期间被要求达到节能减排目标;

         2012年5月15日,欧盟对中国的航空公司下了“最后通牒”,表示如果在6月中旬前拒绝透露2011年的碳排放量数据,欧盟将对相关航空公司采取惩罚措施。

 

         中国企业真的到了“不低碳不行”的时刻了吗?本文专访了英国标准协会(BSI)(附注1)的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高毅民博士,看看“低碳减排”究竟对中国企业意味着什么。

中国是全球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

         2012年5月3日,世界银行在北京发布了《中国可持续性低碳城市发展》报告,指出京津沪人均碳排放已经进入全球最高行列,中国城市走低碳发展之路刻不容缓。

         根据荷兰环境评估局发布的数据,2007年,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2010年,中国的排放量为90亿吨,美国为52亿吨。

         “中国的排放量增长非常快,而且何时达到峰值目前还看不到。”英国标准协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高毅民博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高毅民博士告诉记者,就人均排放量而言,2010年,中国是6.8吨,美国是16.9吨,而印度是1.5吨。中国的人均排放量虽然比美国少很多,但已超过世界平均值。

         “中国正处在经济强劲增长的阶段,这是我们的优势。不幸的是,我们碰上了全球发展历史上一个非常时期,经过两百年的工业化,大气中的排放空间已十分有 限。”高毅民博士指出,如果拿英国和中国做个比较,英国是一个小国,曾经不可持续地开采和使用资源。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今天,已经不能仿效英国,走“先 发展后治理”的牺牲环境的道路。

伤不起的中国企业

         对中国的企业而言,节能减排只是一个口号吗?恐怕没那么简单。

         “对企业而言,实行低碳变革是必由之路。否则,今天生机勃勃的企业,          明天可能消亡,因为企业产生的利润不足以抵消高排放所需的成本。”高毅民博士指出。

         中国作为一个出口大国,“低碳”已经成为新的国际贸易壁垒。

         2010年初,沃尔玛要求10万家供应商必须完成碳足迹核查(附注2)并贴上碳标签(附注 3),该决定影响到的企业超过500万家,其中大部分在中国;全球三大零售商之一英国乐购公司要求8万件产品通过碳足迹核查并贴上碳标签;富士康从 2008年起也开始要求在大陆的上百家供应商实施温室气体核查。

         同时,尽管中国企业一再抗拒,“碳关税”已成为越来越逼近的残酷现实。

         作为环境税的具体税种之一,是对化石燃料按照碳含量或碳排放量征收的一种税。20世纪90年代 初,芬兰、瑞典、丹麦、荷兰、德国、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相继开征碳税。世界银行的研究报告指出,如果碳关税全面实施,“中国制造”可能将面对平均26% 的关税,出口量将因此下滑21%。

         除了来自外部的压力,中国政府对企业的节能减排目标也日渐明晰。

        “十二五”期间国家发改委提出,单位GDP能耗降低16%,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7%。2011年12月7日,国家发改委等十二部委还联合发布了《万家企业节能低碳行动实施方案》,约有16,000家企业被纳入到通知的范围中。

         高毅民博士指出,“十二五”期间节能减排已经被纳入地方政府官员的考核当中,这对推动节能减排也将起到实质性作用。

        “现在大部分企业仍在静观其变,但中国此次节能减排的决心很大,未来也将出台一系列惩罚措施,所以节能减排是大势所趋。”高毅民博士表示。

自救,从转变管理方式开始

         那么,中国企业该如何着手节能减排呢?

         据高毅民博士介绍,能源消耗是产生碳排放的主要来源,因此对能源的有效管理将是节能减排的重中之重。企业节能有三个途径,分别是技术节能、结构节能和管理节能。

        “除了通过更新设备技术之外,建立企业的能源管理体系也是节能减排的方式之一。缺乏系统的管理体系和指导思想,即使是最先进的硬件条件也可能无法发挥其作用,反而会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成本消耗。”高毅民博士表示。

         据高毅民博士介绍,据统计,对初次建立能源管理体系的企业,前两年能够实现节能10-20%。

         作为全球第一个国家标准组织,英国标准协会(BSI)有一系列与节能减排有关的标准,其中包 括  碳管理标准: ISO 14064-1(组织碳足迹标准),PAS 2050(产品碳足迹标准),PAS 2060(碳中和标准);能源管理体系标准:GB/T 23331、ISO 50001等。高毅民博士也特别介绍了他所接触过的几个经典能源管理外国企业案例。

         维珍集团是英国最大的私营公司,其中维珍铁路拥有整个英国西岸的客运权,共服务43个车站。尽管火车比汽车与飞机更省碳,但维珍列车并不满足于这些成就。它详细测量了列车运行当中的能耗,发现了“刹车的惯性能够恢复大概17%的能源”等细节。

         罗伯特怀斯曼奶场是英国液态奶市场的领军者,每天生产并销售五百万升牛奶。奶厂每天测量计算排放每吨二氧化碳能生产多少升牛奶,一方面从行为层引导员工如何完成关灯、关闭设备、开关冷冻库大门等动作,同时也研究如何让设备最高效运作。

         SKF集团是一家瑞典的百年老店,在轴承、密封件、润滑系统和机电一体化领域全球领先。为了实 现节能减排,SKF公司实行内部能源管理培训,在每个高能耗的生产地点均有指定的能源协调员,还在每个建筑物内外安置现场温度传感器,引进了能源管理数据 库等,最大限度挖掘节能空间。2007-08年期间,通过评估共识别潜在节能约9000吨二氧化碳,价值约156万英镑。

         高毅民博士也列举了中国纺织行业具体的例子供国内企业参考使用。例如,对耗能设备的有效管理, 不仅是系统有效运行的保证,也是节能降耗工作的具体体现;有水解酸化池的工厂可以收集池子里产生的沼气,作为锅炉的补充燃料,每天收集200立方米,相当 于160公斤标煤,就可节约176元人民币/天。此外,对纺织等行业生产来说,减少设备换缸、换料、停机、空转的次数,都可有效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如果你没有能源管理经验,那么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记得关灯,将暖气温度调低,看看你的能源费用帐单,制定一个简单的能源监督制度。这些内容都包括在标准当中,但仅仅是一个开始,还有很多细节、过程及严格的要求。”高毅民博士最后提醒道。

 

附注1:英国标准协会(British Standards Institution)成立于1901年,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标准机构,也是ISO国际标准化组织的创始成员之一,BSI创立了全球最广泛认可的ISO 系列管理体系,目前被广泛运用的包括ISO 9001、ISO 14001等标准。 BSI也是可持续发展领域的领导者,发布了一系列碳管理和能源管理的标准已经被全球领先企业广泛应用。

附注2:碳足迹:包括   ISO 14064-1(组织碳足迹标准)和PAS 2050(产品碳足迹标准)。

附注3:碳标签:就是将产品生命周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产品标签上用量化的指数标示出来,以标签的形式告知消费者产品的碳信息。